塘桥夜话

真相是真

一万块钱和我擦肩而过。
加油,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多擦肩而过的一万块钱!【笑着活下去.jpg


开奖前和Lin总说好,如果谁中奖就三七分,开奖后:

Lin总:忘了它吧。

我:好的。

我:所以你是谁。

Lin总:和你一样不幸的分母。

我:妖怪住口。

他们一直是最好的。
我是说真的。

难受。
烦。
烦死。
想爆粗。
想破口大骂。
都是些什么啊。
为什么在这么多很好很好的人以外,还有更多的肤浅愚昧又刻薄恶毒沙雕无脑的人啊。

关于自杀,关于死亡,很多时候不想太尖锐。
像是应了某天深夜亲友那一句话,死亡的庄严比很多事情更值得捍卫。
人如果不想死,怎么都能活着。
事实上也总有人无论如何都是想死的,“好死不如赖活”,没有这种说法。谁给予权利以自我的认知去审判他人的认知,以自我的苦痛去度量他人的苦痛。
哪怕这样的死亡显得轻描淡写,哪怕遗憾的令人扼腕,它始终该得到应有的尊重。从来不是说,英年早逝就满腔遗恨,垂垂老矣就死得其所。

倘若死亡也有幸福可言。
譬如凌晨四点过海棠花未眠。

人活着是为了死去,而在这活着的日日夜夜里,又将另一个人从心脏里连根拔起再反复惦念。

别用那样笃定的口吻去评判那个少年。
他还不是很久很久以后那个运筹帷幄的战术大师啊。

完全无法认同任何yh的破镜重圆。

我的爱情观里没有破镜重圆的说法,我憎恶没有深谋远虑过的轻率相爱和没有深思熟虑过的随意离散。

我离开你,就是永远。

敬往事一杯酒,再爱都不回头。